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航遥主页

Scientific Exploration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上大学  

2009-06-02 06:09:20|  分类: 烦恼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我总是起床最晚,到教室最早,因为我穿衣简单、洗刷马虎,吃饭快。上课不带书,也不做笔记(课后再补),只用耳朵听,不管上什么课,即使是政治报告,从来不打瞌睡。不管开什么会,我总是抓紧时间作数学题,可是会议的内容也能记住,会后主持人批评那些做题的学生,我都不知道他说的是谁。晚上老师查宿舍,让我们按时睡觉,我逮着他讨论问题到2点以后。文革时期,造反派将老师组织起来打扫卫生,称为牛鬼蛇神,或者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;我有幸也掌握了几天“政权”,我就强迫他们给我们上课,我去替他们打扫卫生,文革以后这些老师遇到我就诉苦,他们说,因为给我上课,后来被人家整得很惨。我的笔记本、草稿纸和作业是不分家的,各学科笔记也不分家,一堆乱帐,我觉得一切学问本来是不分家的,可是人为地分为那么多学科,学习的人又只有一个脑袋,还不是把各学科学到一块了,到工程上应用的时候,还是需要合起来。毕业后我把教材都烧了,我认为学过的就不需要复习了,其实不然。我最怕低级实验课,因为我觉得现在再去验证重力加速度=9.8,电流能产生磁场,镭元素具有放射行等现象似乎是多余的。我也不会写实验报告,我的实验报告总是勉强及格,因为我不知道老师是怎么想的。我也不跟试验老师说话。

       我最反对学校除教学以外的一切活动,除专业课程以外的一切课程。

 

想起来再补充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