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航遥主页

Scientific Exploration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对《鲁迅为什么要骂梁实秋是“丧家狗”?》的评论  

2012-05-21 11:18:15|  分类: 文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梁实秋没有错,要说有错,错在不革命,在中国,不革命就是反革命,中间派就是通敌的论点是十分流行的,虽然革命派未必就不卖国。梁实秋的学问那是比鲁迅高了很多,一个哈弗英文博士的水平怎么也比一个日本医学专科生高得多,但是在中国,计较的不是学问,而是立场。站在那一边才是关键。鲁迅堵住了梁实秋跟共产党走的路,梁实秋只有跟国民党走,可惜国民党打了败仗。梁实秋就一无是处。但是事情有转机,谁能想大陆建国后不到十年,就整风反右、不仅有三面红旗,更有文化大革命。这才一塌糊涂,被国民党的台湾超越了。是非功过颠倒了又颠倒了。我看过梁实秋小说集,也不怎么样。的确没有鲁迅的尖刻,但是他的英文却是很好的。至于说梁实秋非常爱他的母亲,也是事实,但是这也没有值得称道的,因为一般人都是爱母亲的。这个简单的道理不仅梁实秋懂,鲁迅也懂。

       梁实秋在2、30年代反对学生运动是十分正确的。学生就是要读书,不管国家发生什么事,一概不要问,安心读书。谁发动学生运动谁就有不可告人的阴谋(文革中深有体会)。跟着运动跑的学生就是炮灰,被推到运动的前台。成为幕后指挥的傀儡。肯定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   至于说谁是资本家、谁是乏走狗,这就很难说了,资本家不一定都坏,无产阶级不一定就好,鲁迅的观点是当时历史条件下形成的。他看到北洋政府和国民党的腐败,却不知道共产党(包括当时的)更腐败,因为共产党是一个新生事物,有马克思理论支持,又有苏联胜利的榜样,给人类的解放带来了一丝曙光,他哪里会预料到共产主义理论也还是不行,不能使中国摆脱落后。 基于马克思主义是真理的假定去判断是非,自然不会公正。所以鲁迅以过激的言论骂梁实秋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   在这个问题上梁实秋倒是显得大度一些,虽然也辩解过,但是在辩解无效时,不与他计较,始终没有开口骂鲁迅。颇有君子风度(当然也可能是没有将骂鲁迅的文章收入文集)。


附:鲁迅《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
  《
二心集》,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三○年五月一日《萌芽月刊》第一卷第五期,全文如下:
  
梁实秋先生为了《拓荒者》上称他为“资本家走狗”,就做了一篇自云“我不生气”的文章。先据《拓荒者》第二期第六七二页上的定义,“觉得我自己便有点像是无产阶级里的一个”之后,再下“走狗”的定义,为“大凡做走狗的都是想讨主子的欢心因而得到一点恩惠”,于是又因而发生疑问道——
  “《
拓荒者》说我是资本家的走狗,是那一个资本家,还是所有的资本家?我还不知道我的主子是谁,我若知道,我一定要带着几分杂志去到主子面前表功,或者还许得到几个金镑或卢布的赏赉呢。……我只知道不断的劳动下去,便可以赚到钱来维持生计,至于如何可以做走狗,如何可以到资本家的帐房去领金镑,如何可以到××党去领卢布,这一套本领,我可怎么能知道呢?……”
  这正是“资本家的走狗”的活写真。凡走狗,虽或为一个资本家所
豢养,其实是属于所有的资本家的,所以它遇见所有的阔人都驯良,遇见所有的穷人都狂吠。不知道谁是它的主子,正是它遇见所有阔人都驯良的原因,也就是属于所有的资本家的证据。即使无人豢养,饿的精瘦,变成野狗了,但还是遇见所有的阔人都驯良,遇见所有的穷人都狂吠的,不过这时它就愈不明白谁是主子了。
  梁先生既然
自叙他怎样辛苦,好像“无产阶级”(即梁先生先前之所谓“劣败者”),又不知道“主子是谁”,那是属于后一类的了,为确当计,还得添几个字,称为“丧家的”“资本家的走狗”。
  然而这名目还有些缺点。梁先生究竟是有智识的教授,所以和平常的不同。他终于不讲“文学是有
阶级性的吗?”了,在《答鲁迅先生》那一篇里,很巧妙地插进电杆上写“武装保护苏联”,敲碎报馆玻璃那些句子去,在上文所引的一段里又写出“到××党去领卢布”字样来,那故意暗藏的两个×,是令人立刻可以悟出的“共产”这两字,指示着凡主张“文学有阶级性”,得罪了梁先生的人,都是在做“拥护苏联”,或“去领卢布”的勾当,和段祺瑞的卫兵枪杀学生,《晨报》却道学生为了几个卢布送命,自由大同盟上有我的名字,《革命日报》的通信上便说为“金光灿烂的卢布所买收”,都是同一手段。在梁先生,也许以为给主子嗅出匪类(“学匪”),也就是一种“批评”,然而这职业,比起“刽子手”来,也就更加下贱了。
  我还记得,“
国共合作”时代,通信和演说,称赞苏联,是极时髦的,现在可不同了,报章所载,则电杆上写字和“××党”,捕房正在捉得非常起劲,那么,为将自己的论敌指为“拥护苏联”或“××党”,自然也就髦得合时,或者还许会得到主子的“一点恩惠”了。但倘说梁先生意在要得“恩惠”或“金镑”,是冤枉的,决没有这回事,不过想借此助一臂之力,以济其“文艺批评”之穷罢了。所以从“文艺批评”方面看来,就还得在“走狗”之上,加上一个形容字:“乏”。
  一九三○,四,十九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